【藏北故事】藏北,正处于发现时代_本地政务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9-30 04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西藏大学化生地系藏族副教授次仁介绍说,由于胡兀鹫孵化期长达半年,每窝只产一至两枚,加上雏鸟出壳时又在“三九”隆冬,所以繁殖率很低。这次胡兀鹫在藏北高原的发现,将会对胡兀鹫生活习性和繁殖规律的研究带来深远影响。

科考人员在科考中发现,香港内部传真图片,在扎西多半岛西北角突兀悬崖峭壁上有一个很大的胡兀鹫杂草屋,只见雌鸟飞出飞进,在给4个月大小的雏鸟喂食。这种头顶和后颈为白色、头顶周围有一圈黑羽,长有胡须、腹部为褐色的胡兀鹫,体长1米多。

我们这支科考团6月26日从拉萨挥旗开拔到7月20日完成科考任务,取得了一系列科考成果。除发现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娘日贡东大溶洞、山柳灌木丛以外,还在纳木错的扎西岛首次发现青藏高原有珍禽胡兀鹫,以及在申扎县雄梅乡发现高山蛙和在申扎县发现错鄂湖渔鸥等。

人们常说,藏北正处于发现时代,事实的确如此。2001年,由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组织的藏北高原无人区科考团,涉及地矿、动植物、考古、岩画、藏医药等多个领域,共有十多位内地和西藏本地的藏汉族专家参加。

这是在纳木错湖扎西多半岛科考时发现的胡兀鹫(唐召明2001年摄)

这是在申扎县雄梅乡科考时发现的高山蛙(唐召明2001年摄)

被称为青藏高原卫生“清道夫”的胡兀鹫以动物尸骨为食。胡兀鹫在西藏只有千只左右,属国家濒危物种,过去只有在西藏西南部时有发现,而在藏北还是第一次发现。